您的位置: 首页 新闻中心媒体报道详细

解渤:从美国硅谷到中国的中医创新之路
(上)

发布时间:2020-07-02
发布时间:2020-05-15 19:41 来源:中国报道

中国报道讯 “中医是属于全世界的,具有西医无可比拟的优点。当然中医并不是完美的,也有缺点,这正是我辈要付出努力的地方。不管什么医学,快速性、有效性、可重复性,是最主要的根基,当然中医是最应该属于中国的。”——解渤恩师,伤寒田曾流曾荣修《伤寒田曾流传习录》摘录。

同义堂,中医世家的传承故事

解渤,同义堂中医世家传人,祖籍东北。曾祖父名叫解德民,看病总是先搭脉,后叫病人报生辰八字,便能知道病人能不能救、能不能活,得以号称治人生死,圣手名先生。创办了东北最大的药号同义堂,名声远播。东北被侵占后,他因不愿给日本人看病而提早退休并留下家训,解家这个大家族也转了行,到解渤祖父这一辈就当了地主种地。

大爷解自宽是家族第三代里最出色的代表,号称会七艺,但身世坎坷。1958年前后,因为不公待遇入监十年,长期营养不良,肝硬化腹水严重,肚皮状如孕妇薄如纸,以当时的医疗条件必死无疑,监狱通知家人抬回,稍微清醒他便开药方自救,让人照方抓药,制成七十二个丸子,再辅助自己扎针,竟奇迹般地死里逃生而复活,重获自由。

在那个年代,他大爷创造的奇迹首推一九六几年,东北流行小儿麻痹症,当时中国没有这种急性传染病毒的疫苗,束手无策。危机时刻,他大爷发明一套针灸手法,用针扎后背的几个穴位,然后用热毛巾敷,最后开一剂药,叫三麻散,几个月治愈了70多个小儿麻痹症的孩子,治愈率100%。周边县里的,省外的都慕名而来。再后来,他大爷还治好了自己的直肠癌,两次打农药重度中毒也自救成功。

受大爷这些传奇案例鼓舞,解渤经常会翻看家里仅存的几本祖传医学典籍。他大爷临床实践几十年,毕生心血写了两本临床手抄本,一本好的藏在房梁上被盗,剩下的一本传给了解渤。

再说解渤父亲,少年时见家里成份不好,他大爷又是监督改造的重点对象,所以发奋学习考上中国地质大学,毕业后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支援边疆建设,分配到内蒙古水文学院当了教授,因而未受到太多冲击。自幼耳濡目染,他父亲对中医有着天然的亲近。在解渤印象里,父亲总是随身別着一个针灸包,嘴里衔着一口针(俗称温针),然后手法娴熟地扎向病人穴位,不管什么病人,通常只扎2-3个穴位就针到病除,而他六岁左右就充当小助手帮父亲抜针。小时候,父亲要找草药了或者有时间总带着解渤一起上山,教他辨认各种山草药,手把手教他新鲜草药怎么用怎么治病(因为新鲜的草药和干的草药的药性完全不同,实际中国中医关于新鲜草药有一套完整的运用体系,很可惜失传了)。解渤还记得他小时候得了猩红热,全身布满红点,发高烧,妈妈很是焦急,而他父亲细致检查过后有条不紊地开了几副中药,几天就痊愈。就这样,解渤从小听着大爷及先辈们的传奇故事,跟随父亲实践、加上自己自学的中医典籍,不知不觉积累了较好的中医素养和初步的临床经验,为他日后赴美学习中医打下坚实基础。

师从享誉海内外的伤寒田曾流派大师-曾荣修

解渤的恩师曾荣修,生于1927年,出生于四川的名门望族。中学时,从美国家教那里练得一口流利的英语。抗战时期投考黄埔军校,一心上战场杀敌报国。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,他怀着满腔热血报名加入志愿军奔赴前线。因英语出色被部队领导点名调到涉外办公室,直到8年后朝鲜战争所有后续事宜清理完毕才回国,卸甲归田。开始在北京教书,1959年调回到阔别多年的四川成都华西大学任办公室秘书,在这里开启了他人生中最为出彩的另一段旅程——自学中医。

曾荣修学中医与其家姐有莫大关系,他家姐师从四川有名的中医田鹤鸣(绰号田八味),回家时常会讲起老师治病救人的故事,一来二去地激发出他自学中医的热情。1965年文化大革命开始,曾荣修由于家庭成分不好,被下放到偏僻农村卫生所。那时农村物质匮乏,药品更是奇缺,老百姓生病了很少去大医院而最多是找村医拿点草药,自学的中医有了用武之地,最艰苦的岁月意外成就了他。

1972年拨乱反正,曾荣修调到成都第七人民医院中医科当了中医。也是在这一年,一代中医大师田鹤鸣被造反派暴力殴打至脊椎骨和上臂骨多处骨折,无人敢去救治。曾师冒着被株连的风险,以一个黄埔军人的忠勇,凭着志愿军军功的余威,毅然把田大师接到家里并帮他四处寻医,几经周折治愈、保住。那时田师已80多岁高龄,倘若不是曾荣修出手及时救治,他很可能就此作古,那么中国中医伤寒派的一个重要分支也就被生生掐断,损失难以估量。

田师康复后就带着曾荣修一起出诊,正式开启学习伤寒派这个中医瑰宝的新征程,直到九年后,1981年田师去世。田师被病患尊称为田八味,源于他用药简洁纯粹,巧妙有方,一招中的,多不超过八味药。他为什么能在八味药里见功夫?甚至大多是一方就药到病除而全无那时中医用药之繁琐多端,关键在于他深刻掌握了伤寒论精妙之处——“专以祛邪为要,取邪去而正自安。用药量少而专,取药专方能力宏。断症凭脉学为依据。取有是脉用是方。六经辨证多独取一经,使药走专经一荡除邪。以脾胃为根本,邪去后而必顾脾胃而康复”。以上理论五个主要特点田师反复运用于实践,对症开方,通过长期临床实践,以师带徒的方式有序传承。经过大量临床应用和总结,田师达到了医圣张仲景所说伤寒派用药的效果:一剂知二剂已,简单说,给病人用一剂药便知道对症与否了,第二剂药病人的病就基本祛除了,这就是田曾两位大师开药方大都不过三剂的原因。曾师得了田师真传后,加之他流利的英文和西医经历,很快声名大振,最后将伤寒田曾流派发扬光大,传向了世界。

1995年曾师第二次到美国讲学,临床讲学时接诊了大量艾滋病患者,发现美国艾滋病泛滥且当时无有效药物控制治疗,他立刻展开中医治疗艾滋病的临床研究。经过700多个日以继夜争分夺秒地研发,终于发明了一组有效的中医药方composition B,该药方通过解决患者纳呆、吸收不良及代谢紊乱引起的体重下降而有效提升患者免疫力,进而对早期患者具有较明显疗效,很快被卖到十六个国家,为扼制艾滋病蔓延贡献了重要力量,曾荣修这个名字因此在西方临床伤寒学术界变得耳熟能详。2005年,曾师移居美国,亲自推动伤寒田曾流派西传,这一年他八十岁。

解渤和弟弟解涛作为曾师关门弟子亲眼见证奇迹

解渤(左)与曾荣修大师

2011年春天特别冷,解渤父亲得了急性类风湿,发病时在内蒙古,住院后医生使用了大量的激素,加上不当输液,治疗近一个月反而日渐严重,兄弟俩把父亲接回美国时几乎无法下床走路,手脚头脸明显浮肿,全身痛到拿不起筷子,无法入眠,白天全身发冷,晚上发热盗汗还低烧。最大问题是心跳过快,133次/分钟,病人是维持不了太久的,解渤兄弟二人行医多年深知这个道理。

两人殚精竭虑为父亲治疗一个多月后,病情虽有改善,但始终无法减慢心速,心急如焚。当听说曾师终于从四川返回美国了,即刻载上父亲前往洛杉矶。曾师在仔细号脉斟酌后开了第一个方子——黄芪建中汤加味。父亲喝药仅一周,心跳就降到了正常范围,精神体力明显进步,不再每日昏睡。这个过程让兄弟二人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伤寒派,什么是中医的辨证施治,中医究竟有多神奇。

之后,二人轮流带着父亲又去看了曾师两次,先后开方三个,半年后父亲大好——第一次裹着棉被躺卧车中,到第三次行走如常人,坐来回18小时车到家后还精神饱满。2012年到医院全身检查,类风湿因子、血沉均恢复正常,彻底康复,就像没生过病的人。现在80多岁的父亲,每日可以独立来回骑单车近二十公里,还能到郊外爬山。解渤解涛作为曾师关门弟子对老师佩服得五体投地,也因此不管诊所多忙,都要挤出时间轮流跟随曾老临床学习,直至老师离世。三年拜师让他们习得了“以脉学为依据、为准绳的伤寒辩证体系”,从而精进了临床医治水平而拓展到任督二脉——脉诊、医治贯通的崭新境界。

(另接下篇)


责任编辑:刘文